生死教育 / 安寧療護
惜生書系
影音出版品
蒐藏生命風景
蓮花形象廣告
 

影片內容簡介
時光逆旅慈悲行(上)
醫生、醫生,不僅要醫生還要護死,在安寧病房醫生像個魔術師,病人有什麼需求他都變得出來,是怎樣的魅力,讓一群有志於照顧病人的醫生,在面對生離死別中,仍能以溫柔的態度對待所有人,時光逆旅慈悲行有最完整的解答。
時光逆旅慈悲行(下)
很多人在來不及道別的情況下帶著遺憾離開,愛美的洪阿姨在短短75天內經歷醫療宣判癌症末期到安然往生,心情的起伏與轉變,對應安寧病房給予的引導支持,說明接受死亡事實是唯一安定心靈的妙帖良方。
握手佛光中(上)
一群信仰佛教的醫事人員發心為末期病人服務而成立蓮花基金會,董事長陳榮基醫師多年來為提升台灣人的死亡品質所做的努力,更為各界肯定。
握手佛光中(下)
參與臨終關懷的過程,對陳榮基董事長而言也是個重要的生命學習,根據基金會夥伴、女兒陳文鈺的觀察,陳榮基董事長學佛而來的慈悲,在推廣拒絕無效醫療的歷程中,提供了最強悍的助力。
接觸的力量(上)
當生病住院時,除了醫師例行巡房外,最貼身照顧我們的,其實就是護理人員了,包括打針、量血壓、叮嚀吃藥、傷口處理等,全都是她們一手包辦。而當病人來到安寧病房,這裡的護理人員往往提供更細膩而無微不至的照顧,噓寒問暖、察言觀色的關懷與敏感度,都更甚於一般病房。
接觸的力量(下)
在長時間與死亡共處的情境中,如何進行護理工作真的是一大挑戰。一位優秀的護理人員,除了身體的照顧外,同時還要能激發病人的內在力量,成為他生命中的貴人。
祝福的願力(上)
社會上普遍對於愛滋病患的負面觀感,在他們心裡烙下很深的印記,導致愛滋病患即使罹病後,僅管需要協助、需要幫忙,也寧願隱瞞所有家人、朋友而選擇一個人默默承受一切。這樣的狀態,往往持續到臨終前的那一刻…
祝福的願力(下)
接納,是愛滋病友最期待、卻也是最具挑戰性的功課。發病前,他們深怕自己的身分被揭發而極力隱瞞;當急性症狀發作時,又常常是孤身一個人來到醫院;此時,他們如何接受疾病及自我接納?甚至在臨終前還能與至親友人道愛、道謝、道歉、道別,較之其他疾病,顯得更是艱難萬分。
虹橋的彼端(上)
當同樣一個事件發生時,每個人心理機轉都不同,為什麼呢?因為真正影響我們心情的,往往不是「事件本身」,而是我們對於這個「事件的看法或詮釋」。莊子喪妻時,鼓盆而歌的故事,想必大家也都耳熟能詳;當我們擁有正向的思維及哲學觀時,往往也就能擁有全然不同的心境。在安寧病房,病人與家屬最常出現失落、悲傷或是關係重整等問題,此時,心理師就能以他敏銳的觀察力與同理心,陪同病人或家屬一起回過頭來觀看與釐清,究竟真正困擾我們的想法是什麼?
虹橋的彼端(下)
安寧病房是最真實的人生現場,當生命來到臨終前的緊要關卡,愛恨情仇往往一次全然展現,有著最戲劇性的張力與生命力度。安寧病房心理師陪伴一個個生命故事、讓臨終病人可以努力拼貼或接續上這人生的最後一筆,來完成也或許還有些歪歪斜斜的一個「圓」,但終究是一個「圓」…
看見希望(上) / 林木
林木 從小與父親、家人關係不好,個性火爆又帶點負面人格的林木,因癌症末期住到台大安寧病房,在這裡,因志工的適時切入與宗教師從不放棄的關懷,他改變了自己的個性,在病房的安排下,他和父親的關係獲得重整,一個只教養不到三個月的兒子,也在記憶中重新描寫父親的身影…
看見希望(下) / 邱秀珍
對臨終病人而言,再也沒有什麼比一路好走來得重要,邱秀珍因女兒癌症末期住到安寧病房,對一生中從沒想過的死亡問題開始有思考,甚至她得面對殘酷的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事實,假使不是從佛教信仰中看到希望,他不知道如何走出哀傷…
念念相續(上) / 宗教師
當生命來到即將跨越「生」與「死」邊界的最後,內心除了百般不捨,對於跨界後的一無所知,更加重了人們對於死亡的惶恐與害怕。此時,以什麼態度來面對死亡,就完全回歸到是個人此生最重要的生命功課了。如果可以憑藉著個人的生命哲學或者是宗教信仰而能夠獨自坦然面對,自然是最理想的狀態;不過對多數人來說,仍不免要藉助宗教人員「臨門一腳」的幫忙…
念念相續(下) / 美麗
在安寧病房這樣一個沒有急救、卻充滿關心的環境裡,隨時都能觸動我們在心性上的成長;它首先教會我們「不管我們接不接受,身體都有它自己的速度;當我們的心靈跟不上身體的變化時,就會產生更大的痛苦,以及更大的不平安。」所以,當我們選擇不再與這樣一個自然法則相對抗時,就有機會藉助信仰的力量,讓「身、心、靈」都獲得安頓。
生命的依歸(上) / 台大志工
一開始,我們很難想像原來完全陌生的兩個人,僅僅出自於一個善念,竟然可以在跨越生死鴻溝前,彼此激盪出生命的光熱與學習力──這就是安寧志工在病房裡最鮮明的一個寫照。
生命的依歸(中) / 寶方
在安寧病房,志工很像家裡的媽媽,病人頭髮長了,就幫忙剪一剪;肚子餓了,就幫忙準備好一鍋熱騰騰的藥膳;而當病人或家屬心裡悲傷難過時,就陪著說說話、有時也陪著一起哭。另外,他們有時也還會像仙女般,當病人說出心裡的願望,他們魔棒一揮,願望也往往跟著實現了。
生命的依歸(下) / 圓夢
圓夢過程往往能彌補家屬的遺憾,在安寧志工的協助下,一幕又一幕感人的故事搬演著人性的光輝,而志工在病房裡都是以一顆學習、感恩的心,真誠傾聽、陪伴病人及家屬,他們期盼藉由愛的滋養,讓死亡揭去那恐怖而神秘的面紗,協助病人及家屬積極而勇敢的面對生死大限,讓「善終」成為「最美好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