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企畫】

你的悲傷,我的慰問,該如何表達?

專題企畫/編輯部 採訪撰文/吳立萍 圖/撫心慰問卡/李曉芬提供
 
當親友面臨喪親之痛、悲傷失落時,想安慰卻不知該說些什麼才恰當?如果擇什麼都不說不做,對方會不會認為你漠不關心?
 
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卡片,唯獨找不到悲傷的慰問卡,親友關懷之意如何表達?針對這樣的難題,蓮花基金會及台灣失落關懷與諮商協會以喪親者為關懷對象,推出國內第一套「撫心慰問卡」,供一般大眾傳遞溫暖給身邊正在經歷喪慟的朋友。

你的關心恰當嗎?

台灣失落關懷與諮商協會秘書長李曉芬表示,大家習慣使用社群媒體「臉書」,也會透過臉書表達對朋友的關心,唯獨對喪親的朋友,一連串的留言讓她看了忍不住嘆氣!
 
不要哭,你要堅強……
孩子需要你……
生死有命……
你要放下……
請節哀順變……
他去了更好的地方……
你一定要趕快走出來……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
他一定不想看見你這個樣子……
 
「這些安慰的話,對喪親者來說是沒有用的,想表達關心卻彷彿說什麼話都不太對,但什麼都不表達也過意不去。」李曉芬表示,哀傷需要時間調適,也希望內心的感受能被理解;面對喪親者,朋友可以提供陪伴,或讓他們一個人靜靜的悼念。
但是,該怎麼表達才適當呢?

撫心慰問卡的誕生

蓮花基金會長期推動安寧照護及臨終關懷,有感於一般民眾在關懷與慰問喪親者時,沒有適合的卡片可以使用,因此常務董事林明慧醫師去年與台灣失落關懷與諮商協會理事長李佩怡教授討論,由李教授邀請台北護理健康大學生死與健康心理諮商系對圖文創作有興趣的學生,協同李曉芬等師生共十一人一起參與卡片製作,歷時約半年完成「撫心慰問卡」。
 
「撫心慰問卡以美國悲傷治療大師William Worden提出的四個哀悼任務為基礎設計,將概念貫穿於每一張卡片的圖文當中。」李曉芬說明,卡片的正面圖像為任務一「接受失落的事實」,每個不同的失落正擺在眼前,讓人必須正視悲痛的事實;所有文字皆為任務二「經驗悲傷情緒的痛苦」的展現,失落者可以透過這些文字感受到自己的痛苦被允許、被理解。卡片背面的圖像則畫出歷經悲傷痛苦與療癒後,人們逐漸有了心境上的轉化與調適,呼應任務三「適應失去逝者後的生活世界」,以及任務四「重新投注在未來生活上」的概念。 
 
「陪伴系列」之二 表達親友的關懷與陪伴,讓心不再孤單。
「卡片的設計讓四個哀悼任務貫穿其間,並沒有階段或順序的概念。哀悼任務是一個經驗悲傷的歷程,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療癒之旅,過程也許需要數個月至數年不等。當失落哀傷者能慢慢經歷這幾個任務後,就能逐漸走出痛苦的泥沼,帶著力量往前走。」李曉芬說明,師生共同完成二十張卡片後,再根據卡片傳達的意念,分成五大系列,每一系列有四張卡片,分別為:
 
1.陪伴系列:表達親友的關懷與陪伴,讓心不再孤單。
2.療心系列:表達個人療傷自我照顧,如獨處、允許悲傷等。
3.思親系列:表達對逝親之思念與愛,如祖孫、親子、毛孩等。
4.念情系列:表達對失去親密伴侶綿密的想念與愛意。
5.轉動系列:表達經歷喪慟後,生命有不同的意義與轉化。
 
「療心系列」之三 表達個人療傷自我照顧,如獨處、允許悲傷等。
 
撫心慰問卡來自於林明慧在安寧病房的體會,她是台北榮總家庭醫學部安寧緩和醫學科主任,在榮總安寧病房與社工師及一群遺族關懷志工,為失去親人的家屬帶來溫暖的關懷。
 
「我們有專為遺族設計的慰問卡,住安寧病房三天以上的病人過世後,我們會在一個月後寄卡片給家屬表達關心;然後於病人過世後約一個半月、三個月、四個半月、半年致電給家屬關懷。」林明慧表示,北榮的這項遺族關懷計畫,已辦理十多年。很多遺族在半年關懷期滿後會回信給志工,字裡行間充滿感謝。
 
「謝謝你們這麼有心,還時常打電話、寄卡片關心,雖然母親住安寧病房的時間短暫,但你們把她照顧得很好,讓她在人生最後階段可以有尊嚴的離開,謝謝你們。」
 
十幾年的經驗,讓林明慧深刻感受,一張適當的卡片,對遺族的安慰勝過千言萬語,所以她催生了撫心慰問卡。「如果不知道該在卡片上寫些什麼,可以參考同系列其他卡片上的文字,選擇適合的語句用筆書寫。因為書寫有溫度,可以讓對方感受到你的關懷。」
 
李佩怡寫下一段介紹文字,說明了這套卡片的功能:「一般人雖然沒有悲傷輔導的經驗和基礎,也都能使用這套卡片,只要發自內心書寫真誠的關懷,不論寫多寫少,透過卡片的圖像與原有文字,這分溫暖關懷一定能傳送到對方的心中,而這分人際間的溫暖,正是我們經歷傷痛時最需要的!」

國內外有類似的卡片嗎?

除了撫心慰問卡外,二○一六年台灣失落關懷與諮商協會推出的「悲傷療癒卡」,由李佩怡教授帶領師生製作,以四個哀悼任務為四個主軸,各十二張卡,加上一張主卡,共四十九張,每一張卡的正面是圖像,背面有相關的圖文,雖然主要提供助人者協助個案之用,也可以作為遺族的慰問卡。
 
「對個案進行悲傷輔導時,我們會將四個主軸的卡片分別排開,正面圖像朝上,讓他抽取與自己心情相應的卡片;或將四十九張卡片一字排開,請他抽出卡片,再翻到背面閱讀圖文;這些都是由佩怡老師多年悲傷輔導經驗所化成的心靈詩句,可以讓失落者感到心情被理解。」李曉芬表示,有些個案不知道怎麼述說,或不願意說出自己的情況,藉由他所抽出的卡片,可以協助心理師更了解個案。
 
悲傷療癒卡也可以提供個人使用,遺族透過隨機抽取的卡片,適時得到撫慰的話語。一套四十九張卡剛好也符合佛教信仰中要為往生者「做七」——七七四十九天的習俗,一天一張陪伴度過悲傷。或者,也可以為失去親人的朋友選一張卡,翻拍下來傳給對方,讓對方感受到你的關懷。
 
「轉動系列」之二 表達經歷喪慟後,生命有不同的意義與轉化。
在美國,因為有感於生病時親友捎來的安慰並沒有幫助,甚至某些語句聽起來讓人感到「諷刺」,而一般慰問卡都是千篇一律的罐頭文,無法真正觸動內心,艾蜜莉.麥道威爾(Emily McDowell)創作了一系列卡片,並且出版《無卡可表》(No Good Card for This)一書,希望讓正在遭遇困難時光的朋友,感覺被理解及有人願意陪伴。上面書寫的話語,例如:「我很震驚,我很沮喪,我不知道除了『我愛你』之外我還能說什麼,但我會在這裡陪你。」雖然是非主流的卡
片,卻與眾不同,也是最有同理心的卡片。

William Worden提出的四個哀悼任務

(文╱李曉芬提供)

任務一 接受失落的事實

試著去承認與面對失落的事實、再也回不去的那些事,從理性上的了解,慢慢走向情感上的完全接受。

任務二 經驗悲傷情緒的痛苦

允許各種複雜與起伏不定的情緒,學習與自己的情緒在一起,經驗這些痛苦是必要的,而療癒往往就從接納這一切開始。

任務三 適應失去逝者後的生活世界

試著適應失落以後的生活,包括外在環境的改變、內在自我的不一樣,乃至於自我信念的調整。例如學習新的生活技能、學習獨處、向能帶來安心與信任的親友說說心裡話、用任何你想要的方式去哀悼、思念或道別。

任務四 重新投注在未來生活上

漸漸的,再想到失落的人與事時已經沒那麼痛苦難受了,也許依然會想念、會感慨過去,但你知道已在心裡找到一個安放的位置,可以展開新的旅程。
所屬出版品
生命季刊161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