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企畫】

寫上情感溫度,送出關懷

專題企畫/編輯部 採訪撰文/吳立萍 圖/撫心慰問卡
 
醫院是匯集生老病死的地方,幾乎每天都有面臨離別的家庭,撫心慰問卡在當中扮演媒介,力量難以言喻。不需要華麗的圖像與辭藻,只要同理就能帶來溫暖,讓對方知道你的關心。

與摯愛告別

一對三十幾歲的夫妻就要面臨分離的事實。妻子罹癌接受化療,但病情每況愈下,他們有一個三歲的孩子,先生不知道未來將如何面對生活,每天愁容滿面。
 
先生擔心孩子將來對母親沒有印象,醫護團隊與家人一起幫媽媽做了手模。幾天之後妻子過世,除了這份留給孩子的禮物,從事癌症、安寧心理陪伴的台中榮總癌症中心黃佩菁心理師帶來二十張撫心慰問卡,請先生挑選一張準備送給妻子的卡片,寫下他想告訴妻子的話,在告別式當天燒給妻子。
 
他選了思親系列裡一張滿月的卡片。他說,我們再也沒有辦法團圓,只能在心裡團圓。如同卡片背面的圖像,他和孩子會帶著妻子的愛,繼續未來的路。
黃佩菁選了這張卡片,原本想送給一位即將離世的媽媽,她的孩子才一歲……
思親系列有一張心肝寶貝卡,專為父母與孩子設計,卡片背面母親的一雙手捧著孩子的小腳,成為一顆心形。黃佩菁選了這張卡片,想送給一位即將離世的媽媽,她的孩子才一歲,心中有無限的牽掛。後來因為考量媽媽的心情還沒有完全調適,這張卡片沒有送出。
 
「陪伴末期病人走人生最後一段路,必須評估當事人及家屬的心境與對於死亡的接受準備程度,再決定是否送出卡片。」黃佩菁表示,當關懷的對象是已經喪親的遺族,或許使用卡片的時機就比較沒有這層顧慮。

安靜的思念

一對二、三十歲相依為命的兄弟,弟弟遭遇突發意外,在加護病房即將離世,哥哥個性內斂,不太透露情感。黃佩菁向他提起有一些卡片願不願意看一下,哥哥挑了療心系列裡一張大樹的卡片,在背光的陰影底下,一個人獨自坐著。
 
「他們會用直覺選出當下最符合心境的畫面。」透過圖像,黃佩菁了解他的心情,鼓勵他慢慢說出了自己的心裡感受:兄弟倆的親人很早就過世,如果弟弟走了,哥哥將會獨自一人;但他希望弟弟走得平順安詳,自己可以一個人安靜的思念。當天下午弟弟就過世了,而哥哥也已經能接受事實,獨自面對未來的生活。卡片背面,一片陽光燦爛,同樣一棵大樹,樹下的人躺在草地上,他接納了悲傷和失落,從陰暗走向明亮。

撫心慰問卡自助助人

在撫心慰問卡推出以前,黃佩菁會使用悲傷療癒卡及紅花卡等表達性媒材,對個案進行深入了解及關懷。她認為撫心慰問卡也有類似功能,圖片與搭配的文字觸動人心、很有感覺,還可以將關懷送給對方,使用上更為廣泛。
 
一對相依為命的兄弟,弟弟突發意外,在加護病房即將離世,哥哥個性內斂,不太透露情感,挑選了這張卡片。
黃佩菁在看到撫心慰問卡時,也有很深的感觸。念情系列有一張病人坐輪椅的背影,望向門外或是走道;旁邊有一張椅子,上面放著一個代表回憶的相框。黃佩菁看到這張卡片,憶起去年父親住院的情景,後來父親過世,這樣的畫面,曾是病中父親的影像,勾起過去陪伴過程煎熬又不捨的情感,在她心裡留下深深的思念。「望著卡片,想念父親,撫心慰問卡療癒了我,也讓我可以幫助失落悲傷的人。」
 
「撫心慰問卡」的外包裝上有一張小卡,李曉芬畫了一個切半的洋蔥,洋蔥流著淚,一顆心用雙手環抱。搭配李佩怡的文字:「人生像洋蔥,層層包心事,剝開就流淚,撫心慰問之。」
 
人生必定要面臨失落,透過卡片告訴最關心的人——可以悲傷、可以流淚,愛永遠都在,將會轉化成生命的能量,伴隨未來的每一天。
望著這張卡片,黃佩菁想念父親被療癒了,也讓她可以幫助失落悲傷的人。
所屬出版品
生命季刊161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