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企畫】

和諧善終的默契

文/柳營奇美醫院護理師 林建宏
 
逕自走在醫院旁種滿木棉花的徑道上,看那迤邐的花兒仍是璀璨紅豔,簇含生命力,我想起那年夏天推著輪椅上的父親,也是在這個地方,彼此對話。
 
舊地重遊回到這裡,是在看完安寧靈性關懷舞台劇《聽身體說話》之後,劇情人物場景及對話,讓我懷緬父親,憶起那段縱苦但無悔的歲月。
 
那天,醫生一句叫我們要及早做好心理準備,讓我們一直沒辦法做好準備,原因是突然,悲傷,極度否認,還有驚恐慌張及手足無措。於是我們開始了關燈的旅程,在專業和非專業之間,選擇被動與盲目,接著在掙扎中,節節退敗。
 
聽身體說話,一開始,彷彿就是個大難題,如何跳脫,怎麼超越,又該怎樣擺渡遺憾,所有指標方向,好像正在不斷迷失,但真正解決的事實是 ──我們必須回到最初,回到那生命意義起源的最初,不必尋找,聽身體說話,真相就在那裡。

下著雨的拂晨,不知又敲落多少木棉。

病房忙碌沓雜依舊,平時不多話的父親,今兒個卻聊開了,竟還聊了一整個上午,對象不是我,也不是媽媽和妹妹,話題圍繞看待、對待和善待。師父們莊嚴和藹,不斷和父親對談;說是交談,我其實明白,父親是在和自己對話。
 
雨歇後,我們來到花徑散步,父親身體仍感疲憊堪弱,但那炯炯目光卻顯得格外有精神。記得那時父親對我說,他要做回自己。這句話,當下我其實並沒有聽明白,以為他是要放棄治療、放棄自己,因為那天他簽下了 DNR!
 
接下來的旅程,我們轉了一個很大的彎。
 
轉進了一間牆上繪著彩虹和繽紛氣球的病房,少了幾台儀器,多了幾張沙發茶几,還有一股謐靜。媽媽買了幾塊父親愛吃的紅豆甜糕,噙著淚水笑著招呼大夥兒來吃糕慶祝父親做自己;接著插起一小塊糕,送入父親嘴裡。
 
父親慢嚼,笑說著,好香好甜好好吃,開心吞下後又立刻跟媽媽要了一塊。
 
原來,有時候我們認為最好最有意義、對病人最有幫助的事,其實只是用欺騙在保護自己主觀恃愧及自以為是的瞋恚;忽略的不只是痛苦,還有心,以及生命最重要的自我價值感。
 
對於生命熱誠的觀點,並非給予多好多完善的醫療,而是善待,尊重,完整給予關懷。這一點,我從與父親最後相處的情緒和記憶裡,重新幫自己內忖面對死亡及善終的課題:昇華靈層,然後移到現實面,認真挽起袖。
 
身體真的會說話嗎?如果會,那該如何去傾聽;聽到後,又該如何選擇正向態度去面對悲傷痛苦,接著去執行心念轉化,道別遺憾?
 
從生到死,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從幫助自己到幫忙他人,我們都該用認真嚴謹負責的態度,掌握好生活品質和生命意義取捨之間的分寸尺度,這理念不難傳達,重點在於我們是否清楚。
 
將痛苦降到最低,將尊嚴提到最高,這是父親在安寧療護照顧下,我們謹記的原則,也因此,與父親的關係似乎也變得更從容,更友善,也更謙卑。經驗告訴我,在面臨痛楚難捱及死亡交關的脆弱時刻,心性超脫、透徹偽醫療,的確很不容易。
 
是,經驗也告訴我們,這樣的境界是可以達到的。
 
父親最後選擇了這樣的經驗,他把自己的虔誠,託付給師父們的﹁阿彌陀佛﹂,然後再把自己的信仰,用不再傷害本體及靈魂的態度,隨著安寧理念,化緣下一段旅程。

人生從喜悅的路上走來,就應該從喜悅的路上回去。

帶著虔誠與信仰,發揮生命的力量,讓心靈繫著關懷與愛,認真面對自己,幫靈魂祝福,聽身體唱歌,用和諧善終的默契,告別人間旅程,無牽無掛,亦是,無畏無懼。
 
在這一切結束之前,我們不一定要表現出很勇敢,也不一定要裝得很堅強,做不到的就做不到,不用逞強,也無須刻意,生命本就不盡人意,但起碼我們努力過,不留遺憾,也沒愧對誰,這樣就夠了。
 
父親說,他很平安,很輕鬆,嘴角抿揚的笑容就像是他對此趟人生的認證。
 
那晚,在安寧療護的最後一哩路,我們仍舊一如往常聊著,父親安詳躺在病床上聽著,閉起眼睛聽著,不像走入死亡,而像走進永生。
 
「接下來,我們該做什麼?」我妹問著。我看著父親的臉,告訴她們,先不要太悲傷難過,我們現在應該要做的,是收藏父親在生命最後的交接時刻,留下來的感恩!
 
父後,我換了跑道,轉進醫療事業;然而我並不完全把它當成事業,更多時候,我把它當成生命情愛的共業,用陪伴父親的經驗和思維,及時給予面對苦行的病人力量,不讓信念卡關,在原宥與靈性的山壑水陬中,陪伴更多需要,尋找智慧綻放的蓮花。

用心聽身體說話,練習與自己對話。

生命的大哉問,就是要我們從天道消長的複雜邏輯裡,體悟虛實無常,然後運用自我思維,在喜怒哀樂、痛苦悲傷迅速更迭的人生過程裡,接受不完美,讓自己靠近完美。
 
安寧理論的留心關懷,不就是啟發人生哲學最高度的智慧與境界嗎?
 
木棉花隨著風曳又凋落了幾朵,我抬眼望去,樹梢綻放的、靜躺磚道的,呈現的美,竟然一致無違和。生命就是這樣,不論分秒瞬遷還是時序更迭,上演小小的精采,留下愛的一幕,真實感動過,這樣也就夠了。
 
舞台劇演完了,生命終須謝幕。謝謝這世界,家人朋友所有萬物一切,包括那個曾經哭過笑過勇敢過的自己,願意在殘酷的仁慈面前,帶著自尊,讓靈魂脫離軀殼,迎向陽光。

得獎感言

人生從喜悅的路上走來,也該從喜悅的路上回去。《聽身體說話》讓我想到那年夏天與父親的那一段對話,在面對生死交關之際,我們是否仍秉著那一分勇氣,對自己負責,選擇不遺憾,圓滿完整地喜樂告別。
 
很欣慰這篇文章能獲得青睞,文字的力量來自於父親用他對生命體悟出來的智慧,這讓我們更明瞭,下一步該如何走,走出不必要的執著,且能超脫靈魂的痛苦。
 
福報,就是你願意善待關懷,並且開始出發。人生從喜悅的路上走來,可以的話,祝福所有人都能聰慧地選擇對的路,無憾的路,帶著微笑,寬心從容的慢慢走回。
所屬出版品
生命季刊159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