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悲傷共處?
【專題企畫】
 
不管願不願意,失去摯愛,沒有人有悲傷豁免權!
 
在悲傷調適過程中,可以先問問自己,有沒有悲傷的迷思,允許自己悲傷嗎?請給自己時間與空間,找尋情緒出口或慰藉,與悲傷同行共處。

訴說、書寫、藝術療癒

二十五年前,李開敏的父親過世,雖然身為專業社工人員,在悲傷輔導的領域上經驗豐富,但當自己面臨喪親,也無法避免悲傷。她很想知道父親離世後去了哪裡,佛教團體中的朋友告訴她,父親去了九重天,但她還是覺得不解。當時信奉天主教的她詢問修女,修女給她的回應是:「把心沉靜下來,再和父親溝通啊!」
 
李開敏按照修女的話去做,心頓時靜下來,彷彿與父親的心念相通。然後,她知道答案了。父親的回覆有什麼重要呢,重要的是把自己和孩子照顧好。
 
悲傷調適的過程,是一種哀悼任務,J.Willuam Worden提出哀悼任務有四項:接受失落的事實、處理悲傷的痛苦、適應一個沒有逝者的世界、在參與新生活中找到一個和逝者永恆的連結。原則上,四項任務交替穿插進行,哀悼沒有時間表,也沒有一定的方式。
 
國內最早關注悲傷輔導與悲傷治療,大約在三十年前,殼牌員工去日月潭旅遊不幸發生船難,造成五十七人死亡。這一起事件引發李開敏等多位在醫療、精神醫療專業領域的社工人員開始關注悲傷創傷議題,並擬定針對遺族的心理諮商計畫方案,向殼牌主管提出後進行。
 
在階段性輔導工作展開的同時,他們成立一個十人的學習團體,每週聚會一次,每次由一人輪流設計活動帶領學習。
 
「書寫、創作、運動、找同伴分享,都是很有效的悲傷調適方式之一。」李開敏表示,為解決心中未竟事宜,寫一封信給逝去的親人,再模擬對方口氣回信給自己。或藉由社工人員或諮商者的提問,引導遺族寫下對逝者的想念或想說的話。這樣持續書寫,可幫助自己整理及紓發情緒。
 
有學者建議,如果當成日記式作法,每次書寫時間最好維持二十分鐘,過長的時間容易讓人沉溺在悲傷情緒中。
 
有位十歲的女孩在短短一年之內接連遭逢妹妹及母親意外喪生而悲傷不已,她的父親也因過度自責情緒陷入谷底。家中只有父女兩人,父親的生活失去重心,原本美滿的家庭一夕之間崩毀。親人過世的哀傷,以及父親低落情緒的影響,生命當中頭一次體會到什麼是愁雲慘霧。
 
女孩在親友面前故作堅強,但悲傷猶如一塊大石緊緊壓在胸口,久久無法排解,也不知道可以向誰傾吐。於是,她把思念的話寫下來燒給母親,感覺母親在某一個空間收到她的信,彼此心念上有了相通,也為自己打開了一個宣洩悲傷的出口。
 
也有人以藝術方式療癒。一位女性在父親過世後開始拿起畫筆、學習繪畫及陶藝,因為父親是畫家也喜歡陶藝。她還投入了許多時間學習茶藝,因為父親在世時,每天都會泡茶,隨時都有泡好的茶可以喝。
 
她走訪父親曾經去過的地方,拜訪父親的老朋友,與他們聊起父親的種種,聽見從來未曾聽父親提過關於對女兒的讚美。父親個性內斂,平常很少在孩子面前稱讚,透過父親老朋友的訴說,原本悲傷的情緒因為回憶起過去父女溫馨互動而獲得療癒。
 
她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感覺與父親在心念上達到了某種連結,撫平了哀傷。
 
透過訴說、書寫……用不同的方式面對悲傷、整理悲傷,在過程中我們學會了面對失落,緩慢而持續地抒解悲傷,才能發現雖然失去,但摯愛仍然永存心中。

悲傷需要被看見、被聽見

悲傷時,周圍的朋友是一股支持力量,要做到陪伴、傾聽,而不是「協助」或「幫助」。「最不恰當的就是以自己的經驗,去『教』別人該麼做。」蔡惠芳表示,因為每一個人的悲傷經驗都不同,沒有人能夠複製。
 
一位先生在太太病逝後,自責沒有在她生前盡力照顧、買更好的藥,而陷入情緒的低潮。過去,他以太太為生活重心,現在頓時無所依靠,孩子在外地念書,平常只有他一個人面對空蕩的家,整日對著太太的牌位嘆氣;經常精神恍忽,出門騎腳踏車也容易摔倒……
 
蔡惠芳過去在三總帶領遺族支持團體,接觸了這個個案,鼓勵先生來參加每個月一次兩個小時的聚會。在聚會當中,各人分享彼此心情,把對摯愛的思念說出來,光是這樣就已經達到療癒。
 
大約一年左右,他恢復以往的生活,也會自己到市場買菜,和街坊鄰居們話家常。
 
在支持團體中,每一個人都有喪親的經歷,卻又不完全相同,彼此就像親友,相互傾聽,不會以規勸角色帶來催促感;也因為彼此都有喪親經歷,有些人比較不會在親友面前傾吐,但在團體中感覺容易被理解,因而願意說出內心深處對逝者的思念。

靈性連結化解悲傷

「面對死亡的身心安頓,最重要的是靈性層面的探索。」去年,李開敏九十九歲的母親過世,母親失智十四年,曾有一段時間因為性情變化,親人照顧上感到無能為力。李開敏陪伴母親時,分享自己在修行上聽聞師父的開示教導,在信仰的力量下,母親竟然從一個狂暴的失智老人,變成人人口中可愛的香奶奶。在母親最後的日子裡,她不斷與母親靈性對話,跟她道謝、道別、道愛、道歉,彼此祝福。
 
「感恩媽媽把我生下來,並得遇名師,發願成佛利眾,媽媽也為我祝福好嗎?」雖然當時她的母親戴著氧氣罩,已不能言語,卻仍清楚的回答了一聲「嗯!」
 
母親臨終前一天,她握著母親的手,請她心安心定,輕聲說,「記得靈性要下船,一切交給佛菩薩,必定是走向光明大道。」
 
「在靈性層面和媽媽連結,所有的專業都只是知識。」李開敏回憶二十五年前父親往生,當時心中仍有許多不捨與罣礙。後來因緣際會入禪門修行,母女因為共同的信仰,化解了母親離世的悲傷,心中沒有遺憾,只有滿滿的感恩與感動。
 
《生死奧祕》一書中提到:「『靈性』雖然抽象、無形,卻是引領個人內在生命不可或缺的力量。」
 
靈性不等於宗教,但與宗教很難切割。每個人都無法避免可能面對親人終將離去的一天,但如果能在親人最後的日子,借助他原本信仰力量的支持,幫助他跨越內心的恐懼不安,當離世的過程平安祥和,遺族的悲傷便能昇華為祝福。
所屬出版品
生命雙月刊157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