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尋求支持?
【專題企畫】
 
當親友沉溺在喪親的悲傷幽谷,我能怎麼陪伴他?怎麼知道是不是該尋求專業的協助?
 
若自己就是遺族悲傷者,除了自我悲傷調適、親友的支持,還有誰能幫助我?

我們都需要友善的環境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常態,悲傷也是常態。」輔大社工系助理教授李閏華認為,如果身邊的親友因為喪親而悲傷,不論時間多久,都應該給對方一個友善的環境,「許多人希望說出心中的思念,這個時候傾聽、陪伴,就是最好的支持。」面對遺族的悲傷,每一個人都需要有同理心,回想自己過去可能曾經有過的喪親悲傷經歷,就能多一分耐心和關懷。
 
如果自己是遺族悲傷者,可以用自己覺得最有效的抒壓方式轉移注意力或進行療癒。李閏華表示,「只要不是對身心有害的方式,自己認為最好的方法,都是好方法,其中當然也包括找人訴說;周圍的親友支持愈多,愈能讓悲傷得到抒解。」
 
一位中年男性因為父親過世,晚上總是失眠睡不好,每天雖然準時上下班,但愁容滿面,工作也經常沒有完成,不斷想找人聊父親的過往及生病過程;周遭的同事常聽他重複訴說,很擔心他是否需要專業的關懷。
 
針對這個個案,李閏華認為他的悲傷過程是常態,他每天準時上下班,表示可以如常生活,只是上班沒精神,對工作失去熱情,這些都是在悲傷調適期的正常現象。至於失眠,要知道他是否以前就有,還是在喪親之後變得更嚴重?生理的狀況就需要請醫師診治。
 
「悲傷調適的過程中,除了心理,還有生理因素,因為身體上的疾病會影響心情,所以也要多加留意。」李閏華表示,身邊的同事在這個時候很重要,同理他的情況,在工作方面多包容,雖然他經常重複講述同樣的事情,也能耐心傾聽,這就是一個友善的環境。
 
現在國內各大醫院都有遺族悲傷關懷服務,第一線的護理師發現有需要關懷的個案,會轉介給醫院社工師或心理師,再由他們追蹤關懷。
 
各家醫院的做法都不一樣,蔡惠芳認為,以電話追蹤關懷的方式雖然可以直接接觸遺族,但有時會受到當下聯絡時的情境限制,因為大部分人都可能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接到關懷電話,在可能不方便深談下,就會輕描淡寫的說「還好」,以致於關懷人員也不容易從對話當中察覺對方真正的心情。
 
相對的,若直接與喪親者會談,或以哀傷支持團體的方式,因為有面對面的接觸,可以帶來更直接支持。所以,目前有些醫院會在病人往生前評估家屬對哀傷的因應能力,好針對可能特別需要關懷的家屬,提供更貼近的關懷服務。

民間支持團體

除了直接接觸遺族的醫療院所,這一、二十年來,許多宗教及社福機構、殯葬業者等都成立了相關的支持團體,提供民眾關懷服務。又如目前蓮花基金會由常務董事林明慧醫師負責推動喪親遺族關懷支持計畫,辦理哀傷關懷志工的招募與培訓,希望提升全民哀傷素養。
 
李閏華表示,「不論是專業的社工師、志工,或者一般人,都可以在傾聽當中觀察對方的悲傷調適,再參考他平常的人格特質,判斷是否需要轉介心理師或醫師做更進一步的協助。」
 
例如平常就鑽牛角尖、容易有負面情緒人格特質的人,當他面臨喪親,容易反應出較常人更深沉的憂鬱、情緒低落等。如果他內心有一直跨不過的門檻,可以透過詢問讓他思考並說出是否曾經與逝者之間有放不下的心結,若深深糾纏自己而造成極大的生活適應困擾,就需要再轉介給專業人員提供諮商或治療。
 
另外,針對親人因天災人禍、自殺等因素去世的遺族悲傷,屬於特殊個案,需要由專門的社工師或專業人員關懷。
 
生命無常,如花開花謝般自然,但因為我們對親人有愛,所以失去會感到悲傷。悲傷是愛的延伸,了解悲傷的本質,體認悲傷過程是常態,對身邊的人多一些友善關懷,讓失去不再只有失去,而是一種愛的昇華,讓與親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回憶起來都是甜蜜與溫馨。
所屬出版品
生命雙月刊157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