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常識的社會教育談健康與醫療判斷邏輯
【生存美學】
文╲許禮安醫師(高雄市張啟華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
 
近年來我很感慨:「台灣前輩醫師少做的一近件大事,就是醫療常識的社會教育!」
 
世界衛生組織(WHO)曾對「健康」下過定義:「健康是指生理、心理及社會適應方面全部良好的一種狀況,而不僅僅是沒有生病或體質健壯。」
 
不生病就是健康嗎?健康的意義不只是「沒有疾病」而已,健康不能只有消極維護,更要積極促進。
 
我在高醫「生死學與生命關懷」課堂上說:「生活在這個病態的社會裡,台灣應該沒有人是健康的。」有學生吐槽:「老師,世界衛生組織是說社會適應良好。」我找到一句克里希那穆提的名言回應:「在一個病態的社會裡適應良好,並不代表你是健康的!」
 
關於健康,我聽過兩句相反的名言:「只要不去看醫生,你就永遠都健康」、「如果你覺得自己還算健康,表示你做的檢查還不夠多!」第一句是鴕鳥心態,假裝自己還健康;第二句是提醒你,如果做太多檢查,可能會自己嚇自己。

現代醫療,只能「帶病生活」?

我常在演講「長期照護」、「健康促進」與「預防保健」的議題時,用兩個「疾病」來問大家:「你的牙齒完全沒有蛀牙的請舉手」、「你的眼睛完全正常(沒有近視、散光、老花、遠視)的請舉手」。
 
所有人不是牙科的病人就是眼科的病人,且絕大多數人是兩者都有病,幾乎沒有人可以沒病。假牙和眼鏡(包括隱形眼鏡)其實都算是「義肢」,像我如果沒有眼鏡就絕對出不了門,可能要用摸的,極度沒有安全感。
 
我們其實和末期病人一樣都是「帶病生活」,帶著各種不同程度的「疾病」而繼續過生活,我們只是習以為常,然後就誤以為自己還健康、還正常。
 
理論上,在「鐘形曲線」中,多數人都健康,只有兩邊的少數人有病。可是我認為台灣醫療體系已經掉到一個陷阱:「有利可圖者趨之若鶩,無利可圖者逃之夭夭」,好像巴不得人人都有病!
 
難怪有護理師朋友說:現代醫療很可怕:可以讓人活不好,卻又死不了!」

醫院不能等著病人上門才治病救命

過去在慈濟大學醫學系講課時,我曾刺激這群精英:「你不要覺得將來可以當醫師有什麼了不起!真相是:在台灣得癌症死掉的,都是被西醫醫死的!我後來在演講「安寧療護」時也曾刺激醫師和醫學生:「如果你對末期病人的幫助還不如護理師,那麼病人憑什麼要尊敬醫師?」
 
我認為台灣的「邏輯教育」失敗,對事情的思考判斷能力不足,導致「想當然耳」和「道聽塗說」的現象層出不窮。癌症病人只要還活著,絕大多數有使用「輔助與另類療法」,本土化語言稱為「密醫和草藥」。病人多半認為:因為有這些才讓他「抗癌」成功。但只要癌症復發和轉移,都會回到西醫手中,感覺上都是被西醫給醫死的。
 
假如西醫可以治好全部疾病,中醫和密醫早就被消滅絕跡。正因西醫無法治癒所有疾病,中醫和密醫永遠都會存在。恐龍電影《侏羅紀公園》的名言:「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現實讓病人和家屬無路可走時,自然走到「過去被教育洗腦」而稱之「迷信」的那條路。既然人生免不了「老、病、死」,「輔助與另類療法」必然無法根絕。
 
一定是先有「病人」,然後才會出現醫師和護理師。就像消防隊不能閒閒沒事,總是等著發生火災才去救火,平日應該要預防火災發生;同樣的道理,醫院也不應該等著病人上門才治病救命。 
 
我是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強調「預防重於治療」,我認為:醫院應該要轉型成「促進健康」、「預防保健」和「健康教育」的場所!

適不適合安寧療護,誰說了算?

「假如內科醫師跟你說,這個病不能開刀,或外科醫師跟你說,這個病已經不能做化療,請問你要不要相信這種醫師?」我認為,如果外科醫師說,這個病已經無法開刀,或血液腫瘤科醫師說,這個病已經不能做化療,可信度才夠高。開刀是外科醫師的專長,化學治療是血液腫瘤科的專長,就算是醫師講的話,也要看他的專長是哪一科。
 
民國八十四年九月我開始在花蓮慈濟醫院從事安寧居家療護,向院方申請公務「嗶嗶叩( BBcall)」。進入手機時代,醫院沒有提供公務手機,我把手機當成二十四小時開機的安寧諮詢專線,轉眼已超過二十多年。有一天晚上家中晚餐正要開動,一通病人家屬的諮詢電話讓我講到很生氣。
 
打電話來的是女兒,描述媽媽的病情:「去年就診斷子宮頸癌末期,在南部某私立醫學中心做化療,腫瘤有減小。今年五月醫師說,因為白血球太少,所以停止化療。我們還去做自費的免疫療法三次。」
 
我說:「病人如果清醒,優先尊重病人的意願;病人昏迷後,我才問你們家屬的意見。」女兒回說:「媽媽腦部有轉移,沒辦法問她的決定。爸爸和我傾向於接受安寧療護。」
 
我說:「那就請你們要求主治醫師會診安寧專科醫師,討論後續的照顧計畫。」女兒說:「媽媽因為之前的治療,比較信任血液腫瘤科醫師。但是血液腫瘤科醫師跟我們說,因為之前化療導致的問題,目前不適合接受安寧療護。」
 
「現在只要家屬要求,醫師通常會照辦。假如你們接受讓媽媽被治療到死,就不用打電話來問我。」我告訴她:「假如你們想讓媽媽接受安寧療護,就趕快要求會診。」
 
她又講一次:「可是血液腫瘤科醫師說,媽媽現在不適合安寧療護 ……」我忍不住生氣回說:「我已經講了兩遍,那家醫學中心有安寧病房,是家醫科負責的,趕快要求會診,讓媽媽最後階段不要受苦。如果你比較相信血液腫瘤科說的話,就不用再問我。血液腫瘤科醫師確實比較知道化療的問題,但是適不適合接受安寧療護,應該要問安寧專科醫師才對!」
所屬出版品
生命雙月刊157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