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企畫】

一個獨居老人的自助旅行

企畫/編輯部 採訪撰文/吳秋瓊 圖/大乙傳播提供
 
《自助旅行》微電影,劇情描述受詐騙案連累而入獄的獨居長者桂姨,出獄後無法適應原來生活圈,最後選擇故意犯案,企圖重回監獄……

桂姨拿著行李,離開住家,搭上公車,展開屬於自己的「自助旅行」。

本片籌備期長達一年,為蓮花基金會所推出之首部微電影,製作經費來自本會榮譽董事長陳榮基,去年榮獲「港澳台灣慈善基金會」第十三屆「愛心獎」所得之部分獎金。

桂姨的「銀髮監獄」

高齡七十五歲的桂姨,出獄的第一日,沒有人來接她;就和她入獄前,沒有人能替她證明清白一樣。
 
製作人黃大軒表示,《自助旅行》以高齡犯罪者為背景,監獄裡的團體生活,對比現實的獨居景況,對女主角桂姨而言,內心的孤獨,似乎才是真正的牢籠。
 
高齡犯罪者,是人口老化社會的普遍現象,像桂姨這樣的受刑人,在全日本有六十萬人,東京都德島監獄為了因應高齡犯罪者,還有專屬「銀髮監獄」。
 
百分之八十的高齡受刑人不想出獄,即使出獄,再犯的機率也很高,因為回到社會必須面對各種生活壓力,不受家人接納的受刑人,勢必被迫成為獨居老人!
 
對蓮花基金會而言,拍攝微電影是第一次,要找到有表演經驗又符合劇中「角色形象」的高齡女演員,相當困難;女主角還得全程素顏,難度就更高了。
 
製作人黃大軒表示,選角是一大難題,知名演員不容易找,素人又缺乏戲劇經驗。幾經奔走,最後說服資深舞台劇演員張百惠女士飾演桂姨,又請來唐琪、劉引商、王道等資深演員分別飾演社區裡的鄰居;卡司整齊,每一位演員都非常稱職,前置作業就先成功了一半。
 
桂姨的家,場景選在台北市社子島,經由里長熱心尋覓,借到一戶九十歲獨居長者的屋子;雖然有外籍看護照顧,屋主心理上也接近獨居狀態。
 
限建的老舊社區,整體呈現停滯的低迷氛圍。黃大軒說,戲要好看,細節格外重要;桂姨的家,由美術組重新配置,為了呈現主人的生活樣貌,就連種在陽台上的菜,都請專人負責種植。

理解「老」的無能為力

桂姨被判入獄,監獄戲當然不可少,製作人黃大軒指出,儘管順利向桃園女子監獄出借空間協助拍攝,但拍攝時間僅有二天,期間要遵守的規矩非常多,事先「勘景」時必須做到非常準確。
 
監獄戲不容分毫差錯,臨時演員的所有衣服、被子、拖鞋都必須另外訂製;劇組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終於在時間內完成拍攝工作。
 
桂姨一輩子奉公守法,還多次得到模範勞工榮譽,到了晚年卻有如此遭遇,心中憤怒不甘自不在話下。慶幸的是,桂姨在獄中交到了朋友,桂姨和檸檬的「祖孫情」是劇中重要情節。
 
為求拍攝順利,避免NG,飾演「獄友」的臨時演員必須有表演經驗,但是三十位獄友,要去哪裡找呢?製作人黃大軒首先向大悲學苑求助,找來拍過舞台劇的志工們,又向好友經營的「故事屋」借人,總算把臨時演員找齊了,還必須預先分配角色、講戲、排練,一一就緒,這才完成了前置作業。
 
不僅如此,連陳榮基榮譽董事長都客串社區的路人甲,執行長陳慧慈、董事張寶方也演出雜貨店客人與老闆娘,公車上的乘客也由基金會工作人員客串演出。
 
出獄後的桂姨,回到原本生活的社區,看到劉引商飾演的老鄰居行動不便了,感到吃驚;也不過幾月時間,老人退化得真快!這戶人家婆媳關係不好,雖然和兒子媳婦住在一起,有外籍看護幫忙照顧,但是家庭關係疏離,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獨居?
 
社區裡的老人,白天還能聚在一起聊天,天黑了,各自回到住處。桂姨獨自面對天光逐漸暗下來的屋子,開始打起漫長的瞌睡。
 
導演陳國傑表示,張百惠是非常出色的演員,演技自然到位,即使劇本沒有描述的細節,她還是會主動討論,經由各種情緒、肢體語言的表現,突顯角色的立體感。舉例來說,光是一場打瞌睡的戲,張百惠就能分別演出數種睡姿,從無聊到打瞌睡,忽然醒來轉到最後寂然入睡,讓人深刻感受到女主角內心的孤獨。
 
又如桂姨要吃飯,拿出一個罐頭,但是打不開,只好再去拿另外一個罐頭。試圖打開罐頭的過程,張百惠臉上細微的表情,有無奈、沮喪、挫折的各種情緒,這些都是真實的生活經驗。
 
老年人的挫折感,大部分來自對現況的無能為力,打不開罐頭是很細小的事件,但是打不開罐頭,就連吃飯的興致都沒有了。張百惠的細膩演技感動了導演與製作人,她笑說,「因為我老了,接近桂姨的年紀,當然能理解老化面臨的困境。」

逃離「孤獨死」的旅程

探討獨居,可以有各種表現形式,《自助旅行》以桂姨在監獄內外的生活作為對照。身為劇本統籌,導演陳國傑最想探討的,是群我之間的互動關係;桂姨之所以想再犯入獄,是嚮往監獄的群體生活?又或只是想藉由離開現況,逃遁到一個相對熟悉的地方?
 
導演陳國傑坦言,希望以開放的結局,引起觀眾共同討論:桂姨還有其他選擇嗎?如果不必重回監獄,桂姨有哪些管道可以與人建立群體關係?面對高齡生活,桂姨最害怕的是什麼?
 
劇中有一幕,是桂姨在入睡前必須拉一下床鋪上的繩子,藉由這個動作確認鈴鐺是否會發出聲響。「拉鈴」是桂姨對外界求援的呼聲,儘管聲音如此微弱,甚至被室外的大雨聲掩蓋;然而,只要鈴聲會響,桂姨就感到心安,相信在她需要幫忙的時候,外面會有人聽到、進屋子裡來營救她。
 
陳國傑導演表示,拉鈴,象徵桂姨與外界的連結,也象徵桂姨內在的呼喊,藉由這些細節的堆疊,讓觀眾看見獨居者內在的恐懼。「孤獨死」是社會現象,但在死之前,更可怕的是孤獨。
 
劇中,老鄰居半夜過世,或許是促使桂姨拉鈴的原因;然而,隨著可以談話的人愈來愈少,桂姨決定收拾行李,離開現在的狀態。她企圖尋找一處真正可以接納自己的地方,因此展開了「自助旅行」。
 
桂姨坐上公車,車內乘客這麼多,沒有一個人是她的朋友,沒有一個人在乎她。桂姨下車,來到熱鬧的街道,穿越人群熙攘的馬路,買了地瓜,隨意找一處坐下來吃,看著無處可去的街友……..
 
吃完地瓜,在熱鬧的街道,漫無目的走著,最後走進超商坐下來休息。她看著窗外的街景,時間悄悄過去,有那麼一刻,被驅趕的街友跌倒了,癱坐在騎樓上,桂姨與他迎面相視,驚覺看到的竟然是自己的臉孔,那是未來的處境嗎?於是,她下決心想要做一些事……..
 
導演陳國傑表示,或許觀眾看完影片,心中會出現各種疑問,也會對桂姨是否「入獄」感到好奇。不論是疑問、好奇,對獨居議題表示關注,就是拍攝這部影片的最終目的。
 
桂姨的犯罪行為,第一次是被連累,第二次是自己的選擇,桂姨是單一的個案,或未來可能的現象?
 
蓮花基金會長期以來努力推動生命教育、安寧緩和醫療,著力於末期病人的臨終關懷;目前政府與民間團體的長照服務,也多半著重失能老人關懷,忽略社會上還有一群看似健康、內心卻孤獨的老人家也需要被關懷。
 
陳榮基表示,蓮花基金會拍攝《自助旅行》微電影,就是希望帶領觀眾思考群我之間的連結,一起來關心老化與獨居所衍生的社會問題。
所屬出版品
生命雙月刊155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