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活新風景

企畫/編輯部 採訪撰文/吳秋瓊 圖/大乙傳播提供
 
從老人精神醫學角度來看,《自助旅行》主角桂姨,生活可以自理,行動也自如,生理上相對健康;然而,她卻做了令人訝異的選擇,企圖把自己再次送入監獄。

如果桂姨願意敞開心胸,是否她的晚年人生會是另一番風景?

桂姨還有其他選擇嗎?七十五歲的桂姨,不知自己的人生還能做些什麼:她有判斷能力,只是選擇不多;她想要脫離孤獨狀態,入獄可能是現階段她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法吧!
 
如果桂姨的社區有很好的支持系統,她也願意敞開心胸,結交新朋友、學習新事物,是否她的晚年人生會是另一番風景?

社區支援系統,互助自助

什麼是社區支持系統?以歐美國家為例,最典型的是老人社區,住民們擁有獨立的居住空間,社區裡有護理師、社工師,隨時提供老人身心諮詢服務。相對於此,我國政府也委由各地社區發展協會,推動老人關懷據點,由當地民眾擔任志工,發揮社區自助互助的照顧功能。
 
《自助旅行》裡的桂姨,也許不知道社區有這樣的資源,也許礙於有前科的自尊心,不願向外尋求協助;無論任何一種原因,都可能將獨居老人推入黑暗的情緒深淵。孤獨也會帶來抑鬱情緒,活動量也會減少,導致身心狀態變差。
 
專長老人精神醫學、蓮花基金會董事長黃宗正指出,老年憂鬱,往往由腦部病變演變而來的疾病;但就算是一個不想活下去的憂鬱症患者,也不會選擇回監獄生活的。桂姨尋求的應該是一個接納她、有團體歸屬感的去處。
 
榮譽董事長陳榮基表示,鄰里之間應互相關心,發現有老年憂鬱或社交困難的老人,應該主動給予關懷。
 
陳榮基以失智症協會為例進一步說明:家屬可與社區的友善商店合作,如果發現失智老人到店裡拿東西未付錢,不要驚擾或阻止,而是記錄下物品價格,通知家屬前來付錢;發現失智老人在街上遊走時,也可以主動聯絡家屬,或是盡可能留置,避免老人走失或發生危險。
 
集合住宅型的社區網絡,也是社區支持系統。以獨居的蓮花基金會志工陳麗真為例,她所居住的集合住宅共有八百三十二戶、居民四千多人,住宅管理委員會善盡職責,常常舉辦各類聯誼活動。
 
高齡八十的陳麗真擔任社區志工隊長,不僅獲得鄰居敬重,也帶領社區中高齡住戶一起維護社區花草;自從屋頂改為空中菜園,陳麗真也變身為種菜達人,每每與社區住戶分享豐收的喜悅。

敞開心胸,結交新朋友

人生有三老:老伴,老本,老友。一旦有所欠缺,就需要其他人介入,給予協助。
 
舉例來說,有些人個性內向,老伴還在世時可能不會有問題,一旦老伴不在、孩子又不在身邊,就會變成隱性的獨居老人,很可能會出現情緒憂鬱。這時,已不是單純的無法融入團體,而是需要社工師、心理師介入輔導。
 
歐美國家面對老人獨居問題,提倡「青年和銀髮共同居住」,由老年人提供房間給年輕人免費居住,年輕人則協助老年人處理家務或協助就醫等生活需求,彼此建立生活連結,從而產生人際互動。
 
這樣的例子在台灣也正在試辦——新北市政府在三峽北大青年社會住宅推動「青、銀共居」第二Long stay試驗計畫,目的是推動跨世代共居的租賃模式,或是長照配套發展。
 
台中烏日有一家「種子手作咖啡館」,一律採用年長者為服務員,六十五歲以上的年長者被暱稱為「高年級練習生」;不僅可以學習煮咖啡的技能、學烘焙,一天只要工作三小時,還可以免費喝咖啡。
 
更重要的是,走出家門,結交不同年齡層的新朋友,不僅能帶來熱情與活力,也能增廣見聞,為老人的獨居生活增添色彩,心理上更能保持年輕。

終身學習,保持健康活力

榮譽董事長陳榮基強調,永遠不要停止學習,就能有效防止退化。
 
面對科技時代,很多老人使用智慧型手機,學習各種APP軟體,開設FB帳號,保持願意學習的開放心態,隨時都可以和別人交流,陳榮基本身就是一個典範。
 
同樣不停止學習的年長者,還有蓮花基金會志工陳麗真。她擔任志工長達三十幾年,一開始在馬偕醫院協談中心平安專線服務,二○一二年屆滿退聘,專職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服務,一週兩天。她從三峽搭公車來台北,除了志工服務,也安排其他課程;不斷學習新事務,是陳麗真保持健康活力的獨家祕方。
 
陳麗真雖然是獨居老人,生活卻一點也不孤獨。擔任平安專線志工時期,每遇到有人請假,她是必然的代班人選。平安專線可不只是接電話與人協談,每一位志工都要接受嚴格的專業訓練,即使遠從三峽來,陳麗真一堂課都不曾缺席,全年無休,拿了二十幾年全勤獎。
 
陳麗真個性開朗,年輕時喜愛文藝,是知名作家柏楊夢回綠──四個朋友的故事〉夢回綠島──四個朋友的故事主角之一,年輕時在台灣水泥服務,直屬長官就是辜振甫先生。退休後的陳麗真,為了保持收入,還考過計程車營業牌照,當時女駕駛還很少,陳麗真經歷許多有趣或討厭的見聞。由於熱愛寫作,她還一度執筆寫出運將心聲「女運將的後視鏡」

志工服務,助人也利己

六十八歲以後,陳麗真轉換跑道,開始在安寧病房服務。在醫院看到許多臨終案例,陳麗真面對獨居生活也頗有感觸,尤其去年八月一場輕微中風,生理上的後遺症小,內心的衝擊相對大。
 
即使如此,陳麗真並不氣餒,第一時間就接受治療,恢復迅速,除了手臂還會痠痛外,行動語言都沒有任何影響。她笑說,因為這件事,第一次感覺自己真的老了,但還是可以當志工、服務別人,真是幸運。
 
正因為長年獨居,陳麗真把每一位投緣的病人都當成親人,遇到行動不便的病患,還彎腰幫對方綁鞋帶,對方頻頻道謝,神情則明顯受到鼓舞;被關心的喜悅,反饋在付出關心的人心中,陳麗真說,我是真心感到喜樂。
所屬出版品
生命雙月刊155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