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寫字即是參禪─吳大仁推廣「抄經」法門

採訪撰文/周美娟 

吳大仁個人小檔案

現職:中華佛教書畫藝術學會理事長、華梵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佛教蓮花基金會董事、圓光佛學院大學部教授、法鼓山農禪寺佛畫老師……
專長:書法、篆刻、禪畫創作,海內外個展二十三次
 
走進吳大仁的工作室,迎面而來的是滿滿的禪意;琳瑯滿目的書畫、篆刻作品,都和佛理、修行有關。常常有人問他,是不是家學淵源所以對書法有如此造詣?他笑答:「如果不是星雲大師帶我到佛光山讀書,現在我應該是個農夫才對。」
 
吳大仁的家族和佛光山有著頗深的因緣。從小家住宜蘭吳沙村,鄰近的雷音寺正是早年星雲大師弘法的根據地,現今佛光山諸多長老法師多為當年在宜蘭跟隨星雲大師而後出家的青年。吳大仁的祖母是星雲大師到宜蘭弘法的第一批在家弟子,姑姑也在高中畢業後皈依星雲大師,因此大師經常到家中拜訪。
 
家中務農,每到農忙收割時期,全家人都得到田裡幫忙,但吳大仁心中對讀書的渴求卻沒有稍減,很害怕自己沒有書讀。他回憶,有次星雲大師前來拜訪,看到當時七、八歲的他,就對家中長輩說,「這個小孩子不錯,我帶他去佛光山讀書吧!」自此為他開啟另一條人生路。

習字練字,轉移病苦

那時到佛光山念書的小孩子並不多,他和心平法師(佛光山第二任住持)非常有緣,年長的心平法師就如同他的兄長般,非常照顧他,兩人感情深厚。後來吳大仁來到台北,心平法師卻因為積勞成疾病倒了、罹患癌症末期,當時吳大仁是榮總佛學社的指導老師,便介紹大師兄心平法師到榮總就醫,開啟認識臨終關懷之因緣 ——他幫心平法師引薦的幾位醫師,剛好都是早期蓮花基金會的創會董事。
 
在照顧心平法師的過程中,吳大仁看見病人在生命末期的痛苦,因而體悟到臨終關懷的重要性;當年蓮花基金會籌備成立時,吳大仁全力支持,拿出自己的字畫義賣並幫忙籌款,之後更擔任蓮花基金會的董事一職至今。
 
吳大仁透露,當初基金會之所以取名為「蓮花」,除了蓮花本身與佛法的淵源,也是因為蓮花出淤泥而不染;而蓮花基金會的 LOGO字體也出自於吳大仁的手筆,《生命雙月刊》和《生命季刊》的刊名字體更是由他揮毫落紙。
 
遺憾的是,在二十五年前、心平法師罹患癌症的那個年代,實在毫無臨終關懷照顧觀念可言,吳大仁只能盡己所能與幾位師兄弟一同照顧大師兄平和尚;有空時,他就會帶著法師練書法轉移生病的痛苦,他感嘆,「我小的時候,是他教我寫字;等到他老了,換我教他寫字。」

非佛不寫,契入禪心

書法對吳大仁的人生來說,有著特別不同的意義。剛到高雄佛光山時,他年紀還很小,常常想家;然而,當時交通並不方便,坐鐵路平快車從高雄到宜蘭得花上一天一夜,對小小年紀的他來說,就像是出國一樣的遠。離家三千里,師兄經常鼓勵他寫寫字、抄抄經、練練書法來轉移想家的心情,這也讓吳大仁愛上書法,與書法結下不解之緣。
 
在佛光山讀了十三年的書,並在佛光山教了兩年書後,吳大仁輾轉來到台北,繼續研習、教授書法。不管身在何處,他的目標都是「用書畫法弘揚佛法,以篆刻契悟禪心」。
 
星雲大師曾說,「非佛法不說。」早年吳大仁也秉持著「非佛法不寫」的心情,謝絕了不少邀約。星雲大師經常讓吳大仁用書法寫一些禪語貼在牆上;如此一來信眾們造訪佛光山,就算沒見到大師,看到這些禪語也能像看到大師一般,也許能有某些領悟。
 
對吳大仁來說,這也是練字的大好機會,他告訴自己,有人送上好紙給自己練字有什麼不好?懷著感恩的心情,吳大仁抓緊任何機會努力練寫書法;甚至因為喜歡寫字,還說服星雲大師讓他邀請書法家王宗岳老師來佛光山教授書法,同時讓其他人也能跟著學習。
 
在當時那個年代,不少佛教界老前輩認為寫書法是「世間法」,不應浪費太多時間在這上面,而應該專心把佛法學好,包括東初老和尚、星雲大師也是如此;師命不可違,吳大仁只好「偷偷」的繼續練字。
 
後來到了台北,吳大仁接觸到更多人,發現書法可以讓人「怡情養性」,也可以藉著練字轉移生病的痛苦,所以近年來一直提倡「書法即是禪」;例如,聖嚴師父晚年生病那段期間也是勤於練字,據說寫了五、六百張之多,可見練字對病患的幫助非常大。
 
吳大仁透過書法感悟佛法、體悟生活,也感受到與人分享的快樂。

書法篆刻,意念在筆

吳大仁說,寫字還有個說起來俗一點的好處,那就是不用到外面托缽,可以透過書法作品弘揚佛法。弘一大師就曾說過,「書法是弘揚佛法的橋梁。」所以不
管是哪位長輩來勸說,吳大仁始終堅持練字,拚命努力的練。
 
他也鼓勵人抄經、練字,因為當持續不斷的練字,就像念「阿彌陀佛」一樣,直到人生走到最後那一刻,自然而然會想起在念佛號時的意念;再者,老人家抄經練字可以預防老人失智症,不用孩子們時時刻刻陪在身邊。
 
「你想想看,打麻將要四個人,下象棋要兩個人,喝茶、咖啡也得要兩個人吧,但寫書法不用,只需一個人就能搞定!」吳大仁笑著說,寫書法是非常棒的養老活動,是防老的另類法門。寫字和參禪很像,過程中所有意念都集中在筆尖,筆尖在哪裡、心就在哪裡,這就是「禪」。
 
不論身在何處,吳大仁的目標都是「用書畫法弘揚佛法,以篆刻契悟禪心」。
 
吳大仁透過書法感悟佛法、體悟生活,也感受到與人分享的快樂。他認為抄經有十大好處,一可以改變命運、逢凶化吉;二可以安定身心、得入禪定;三可以莊嚴身心、長養善根;四可以歡喜自在、龍天護佑;五可以除障忘憂、消災免難;六可以闔家安樂、如意吉祥;七可以改變相貌、得莊嚴相;八可以獲大智慧、消除煩惱;九可以得大福德、人敬人愛;十可以長生少病、身心健康。吳大仁信心滿滿的說,如果佛祖今世現身,也會肯定習書抄經是修行法門。
 
從一開始在救國團教授書法,再到華梵大學等學校教書,他的教學都毫無保留。有人曾經提醒他,將自己的絕學悉數傳授給學生,這樣自己豈不是沒飯吃了?但吳大仁卻不這麼認為,他從小學習佛法、在書法與篆刻上的努力,都是別人搶不走的,所以不用怕別人學;「任何技術都該跟別人分享,愈分享就愈有動力去創作新的東西。」
 
為了讓更多人接觸佛教書畫藝術,二○一八年吳大仁創立了「中華佛教書畫藝術學會」,讓喜歡佛學、抄經、寫字的同好加入;他們舉辦的跨年抄經活動深獲好評,「別人放煙火,我們抄經跨年」,更具有紀念價值。
 
吳大仁深信,有付出就有收穫。這也是為何很多人一看到吳大仁的書法與篆刻,就知道這是他的作品;或許是因為加入了佛法的意念,讓作品有著一股更加深刻的能量,才能如此撼動人心。
所屬出版品
生命季刊159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