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南極各國觀測站
【開卷有益】
文/摘自《南極物語》
 
二十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讓各國在科學二技術上,獲得長足進步。
 
為了維持和平,一九五七到一九五八年間,各國科學家藉由國際學術會議相互交流,並發起由世界各國共同在全球各地進行地球物理學觀測;科學技術持續快速進步,也促進了地球物理研究發展,這段時間成為「國際地球觀測年」。
 
未知的大陸──南極,它的存在受到參與這項觀測工作的國家重視。除了日本外,還有美國、英國、俄羅斯、阿根廷、澳洲、比利時、智利、法國、南非、紐西蘭、挪威等十二個國家,開始搭建過冬專用的觀測站。
 
為了觀測地球科學、冰雪、氣象,還有宇宙間的超高層物理等現象,除了在南極點、南極磁軸、南極輻合帶等地設點固定觀測之外,也發展出移動到不同面向去從事探險觀測活動。科學家說,不管是宇宙或地球,不可能只觀測一次就知其所以然,必須鍥而不捨、不間斷地觀測、持續地研究,才能得到一點成果。
 
觀測南極大陸活動,從開始到現在已經六十年了,目前在南極擁有觀測站的國家共有四十國、一百五十多個觀測站,彼此不只是互相交換情報、資訊,有時各國之間也會交換科學家來互相支援。
 
一九六六年初我到南極訪問,距離南極半島不遠的DECEPTON島的海底火山一直不斷爆發,在海面上堆積出相當多新的島嶼。火山的一部分崩塌了,海水湧入火山口,變成寧靜的海灣。即使到現在,火山活動還是持續不斷地進行著,灣內幾處砂濱還噴出溫泉!我用帶去的水溫溫度計量了一下,溫度竟然高達攝氏八十三度,砂濱這一面還飄著白白的蒸氣。
 
我趕快換上泳衣,將溫泉與海水充分混合後再下去泡;如果沒有將海水引入溫泉裡,一定會被燙掉一層皮。
 
DECEPTON島曾是一八○○年代歐洲捕鯨船「海豹(SEAL)號」的停泊地和捕鯨基地,當時在砂濱上還散落了很多很大的白色鯨魚骨;二次世界大戰時,這裡成為德國的潛水艇基地。
 
我去參觀座落在這個砂濱一角的英國觀測站,他們派了四個年輕人迎接。這裡離英國有一萬幾千英里之遠,他們來此研究這座島嶼的火山活動情形,至今已有兩年,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回去過。
 
居住在活火山上的他們,過著那種沒有一秒鐘可以放輕鬆的生活。他們開心地告訴我,雖然如此,在這裡可以很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研究,這一點倒是讓他們覺得很快樂。
 
唯一與老家的連接就是一台無線電,每天至少一次,他們將研究報告內容傳送回去。他們笑著告訴我,每當老家的研究所老闆對他們碎碎念時,他們會將無線電波的週波數稍微調低一點,這樣就聽不清楚老闆的嘮叨了。
 
對他們來說,這個島嶼是能夠得到研究自由的另一個天地。不管母國在哪裡,總部或研究所在什麼地方,在南極可以透過衛星、電話、傳真、網路等,與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聯繫,這樣的便利讓這些居住在南極大陸的研究人員得到自由吧!
 
研究地表下的活動,即使用好幾個月甚至一年的資料來做判斷,都無法解釋出真實的情況,這正是這個工作的魅力所在。
所屬出版品
生命雙月刊156期
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我們以臨終病友為老師,誠心向生命學習,學習人生的終極價值以及無悔無憾的生活哲學!